埃及壁畫,出現在課本裡、出現在展覽裡、出現在博物館裡,都很理所當然。但是,出現在一個二十歲出頭年輕男孩子的右手上臂,環繞整整一圈,作為刺青圖案-----阿咧,這有驚嚇到我。

那天在從高雄回台南的區間車上,隔壁就坐著這樣的男孩子。忍不住打量這人和這刺青。身上其他配件、沒有顯示其他喜愛歷史的痕跡;掛著耳機聽歌、看他隨節奏擺盪的頻率,應該也不是古典音樂愛好者。

" 你為什麼要刺埃及壁畫阿?" 好幾次想問出口 (有一點阿桑熱愛跟陌生人攀談的傾向)

假裝在看車上其他人,偶爾偷瞄一下、瞄一下地,觀察他手臂上的刺青圖。很好,不是製作木乃伊圖。(不過,木乃伊也有生生不息之意,刺這圖案可能也不是什麼壞事,跟刺棺材的感覺應該不同) 也不是平民農耕圖、也不是奴隸苦工圖。其實自己也不是這方面的專家,倒一頭熱地對這刺青圖案很執著。

文章標籤

副阿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